【遥三同人】霎时温(银×望,给白叔的生贺)

Posted by 九夙 on 04.2010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前注:

首先,这是给和吾人同一天生日的白叔的生贺~o(≧v≦)o~

咳……所以虽说这是第一次写遥三同人(还是很有难度的银望……OTL),也想写得好一些啊……

至少希望白叔看了之后能高兴……我就满足了真的……QAQ

嗯,然后,这篇文剧情是在银BE后日的事情……

之前在贴吧看到这样的续,用是望美的视角。(写得很有感觉来着~)

当时就在想如果重衡君知道望美在自己离开后的痛苦,又会是什么心情呢?又会想做些什么呢?

综合了这些……此文由此诞生……><

最后小小声明的是——此短篇为悲剧(尽管我觉得还好啦……)……微虐……慎入……
【正文】


也许只有这一瞬间而已,也足够让那样一份暖意,从此长存心底。


【一】

当青年从黑暗中重获意识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一抹自己无比熟悉的紫色——

『神子大人……不,是十六夜之君……』

睁大了双目,他喃喃低唤着眼前正微笑的少女,几乎以为是在做梦……

自己……明明已经选择了放弃灵魂来求得那个人的平安了不是吗?

怎么会……还能有再会之时呢……



“……银,今天我也有认真做兼职噢~呵呵,虽然将臣说根本挣不到多少钱……但我还是想努力看看啊……”

少女忽然开口,用着相当欢快的语气说着一些……他有些无法理解的话。

哪怕一时间还有些不明状况,他还是听出了其中隐隐透出的苦涩。

下意识地,他伸出双臂,想要抱住少女予之以些许安慰。

“呼——”

——就如同一阵风吹过一样……

他就这样,一点点看着自己的手与臂膀,像穿过空气一般穿过了少女的身体……

直至收回手,定定地一遍又一遍确认又确认,他依然不敢相信——

原来自己,是真的已不再“存在”。



【二】

月光从亘古不变的天际洒落。

他这样站在窗口,倏忽想起久远之时的种种——

那一年,六波罗。

在十六夜之月下,从宴会之中逃离的自己,就那样遇见了那个少女。

淡淡的月光氤氲着花香,勾勒着幕帘中一张略带忧伤的清秀容颜。

哪怕,依旧是不太明晰的。

就如同,他也并不知道她是为何而来,之后又为何而去。

——她唤他“知盛”,诉说着六波罗将被焚毁与“他”必会死去的未来。

这样的错认,阴错阳差得让他有了些许无所适从……

末了,少女留下了泪水。

他莫名心痛的追问着缘由——

“十六夜之君……你为什么要哭泣?”

“因为我看到了你的未来,必定死亡的未来……”

犹如一道谶言。

此后多时,他都不曾忘记幕帘里那双含着泪水的双瞳说出这一句之时的哀婉神色。

“你究竟是谁……”

终场,当光芒复有笼罩在少女的身上,蓦然看清她悲伤的美丽容颜的他,忍不住说出自己此刻最大的疑问,仍是在那人身姿消散在辉光的辗转间,失了答案……

——天女归于天际,徒余凡夫几番怅惘……

像是一场太过真实的梦境……


后来,后来……他因着诅咒之种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成为泰衡大人的随侍……日复一日的茫然过活……

以为,这样就是一生。

那时呵,他毕竟不懂的太多,甚至都不懂得,什么叫做——

命运。


【三】

平泉的相遇,再次将两人牵连在一处。

此时的她不是他的“十六夜之君”,而是,“源氏的神子”。

自己,亦不过区区下仆。

然而从什么时候起的?

自己开始贪求了……

贪求那个人灿烂明媚的笑容,贪求那个人安然细致的温柔,贪求那个人时而活跃的身影……

想要……她只对自己一个人那么笑,那么温柔,甚至那样的身影也只为他一人展露……


直到……

自己身为诅咒之种的真实被发现。

他才惊觉……往日种种,以及自己的罪。

………………………………………………………………

“我一直爱着您,只有爱着您这件事,是我唯一的真实,但那也是我的罪”

………………………………………………………………

“……请原谅让您如此痛苦的我,无法停止对您的思慕的我。”

………………………………………………………………

“永别了,神子大人,十六夜之君,只有爱着你这件事,是我唯一的真实。”

接着,一切破碎。

——他的结局……本该如此。



【四】

不远处,几如木偶一般的“银”正躺在那里……

如果那才是真实——

那么如今残存此间的自己又是什么呢?

他禁不住苦笑。



只是……

落寞的眼神在触及一旁睡在床沿的身影时变得温和。

哪怕是一缕残魄也好……

能够这样在那人的身边看着她的身影,他便已是满足。

这样想着,他露出了意识清醒以来,第一个真心的微笑。



但很快地……他才知道,他错了。



已经是,第多少次了?

——看着那个少女抱住自己默默地流下眼泪……

自己却无能为力。

早先被无意忽略的话语忽然变得深刻。

摆在眼前的事实是——

为了维持“银”的身体不会“死去”,在这个世界早不是什么神子的少女,不得不以普通学生的身份,替高额的治疗费用疲于奔命。

四处打工,做着各种各样的兼职,属于16、7岁少女的容颜在奔波中变得憔悴……

看着那样的少女,他只觉内心如同刀割一般疼痛……

是不是……只有当自己彻底的不存在了……

他的神子,他的十六夜之君,才能不再痛苦的活下去?

——他这样问着自己。

心中……隐隐有了答案。


【五】

南都的大火又一次在他眼前浮现。

张牙舞爪的火焰带着狰狞的笑扑上所有。

少女的身影赫然其中……

他焦急而惶然……

呼喊着,追赶着……

他仿佛都能听见她呼喊他名字的声音,然而两人之间永远都隔着一段距离……

无法逾越。


『十六夜之君!』

他在火苗湮没一切的瞬间绝望地悲鸣出声——

宛如幻象,这个世界在那一刻弥散。

转身,另一个自己还安然躺在床上。

呵……不过是梦魇吗?

原来自己还会做梦……

连苦笑的心都已失却。

是在提醒他曾犯下的罪孽吧?

自己原本就是罪人……

能够“再见”她一面,便是上苍所予的莫大恩惠。

还不满足吗?

平重衡或是银……

都不会愿意让她再这么痛苦呢……


【六】

『……汝无因存于此。』

白衣的神灵(注一)在又一个月夜降临。

『劳府君之驾……重衡愿永离此世。』

没有反抗,没有辩驳,他就这样微笑着承下自己的结局。

『然者,但求府君圆重衡一愿。』

……………………………………………………

『……诺。』




“……不可能!我不相信!!”

“望美!……虽然很遗憾,但这是真的……银他……”

“……我不相信……将臣,你让开,我要进去。”

“望美……好吧,我知道了。”

…………………………………………………………

他在窗边,望着少女在看到仪器上归于直线的图像瞬间,开始浑身颤抖的身影,心中已经疼痛得失去了知觉……

闭上眼,他慢慢扯起嘴角。

但没关系……我的神子,我的十六夜之君……

这是,最后一次了。

最后一次让您这样痛苦……


他这样走近,温柔的眼神一如当年。

久远的风景似乎还那样明晰,六波罗的月夜,平泉的樱花树下。

如果可以,他多么想,能够牵着她的手一起走过……

只不过呵,他所深爱的人啊……

若是因他致使了你的痛苦,他宁愿……

化作虚无……


【七】
伸出双手,青年将跌落在地上怔怔流着泪的少女小心地拥入怀中……

不再穿透而去……

这一次,他终于抱住了她……

“银……是你吗?!银!”

感受到了的少女忍不住惊呼出声,那么不安的声音,大约只以为是自己错觉。

他犹然微笑着……仅仅想要再多一点……再多一点地去感受少女身上脉脉传来的温暖……

——也许只有这一瞬间而已,也足够让那样一份暖意,从此长存心底。

如此,足矣。


所以,虽然还有很多遗憾……还有很多不舍……

但还是要说啊……

『这一回……是真的永别了……我的神子……我的、十六夜君……』

『忘记名为‘平重衡’与‘银’的一切……就这样,好好地活下去吧……』

『また後で……愛してるよ……』

无比美丽的银芒,霎时照耀了一切……


尾声

暮春时节的上野,又是一年樱花盛开……

少女走过宛若华美云烟的花树,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一株遗于旁侧的花草。

“诶?将臣,那是什么花呀?好漂亮……”

随行在后的少年上前,单手支颔的想了片刻说道:

“那是……白芥子(注二)啊。”

“白芥子?”

“嗯,是一种药性温和的草药呢……”

“原来如此……”

“说起来……望美,你知道白芥子的花语是什么吗?”

“……是什么?”

“遗忘。”

END.

注一:这位是泰山府君……

注二:重衡君的象征花。

结语:……这文……怎么说呢……情节上……好像有点狗血?
好吧……除此之外……我唯一的遗憾是最后还是不太虐……感觉可以更杯具一点的呢……(喂!)
嗯,最后……虽说感觉生日送悲剧文有点忐忑……呃,在这里还是祝白叔生日快乐噢~><

Category : 嵯峨夜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URL →http://xueqi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13-e0fe30e1

返回主页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