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樱鬼同人】うたかた花火(与阿C合写之A酱生贺)

Posted by 九夙 on 26.2010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前言:

此篇是给A酱的生贺~与亲爱的阿C姑娘合写~

ねね,某愫负责的是总司部分~C姑娘负责的是千鹤部分~

在此祝A酱生日快乐~

===============================
-沖田总司-


庆应三年,七月十一。
正值清晨时分。
天气晴好,万里无云。

坐在屯所向中庭的走廊上,他像往日那样随意地仰着头,漫无目的地望向远处。
并不算炙热的阳光从天际洒落,给身上带来些微的暖意。

亦……那样刺目。
眼睛渐渐开始感到刺痛——

他,不曾闭上双眼。


“冲田先生……”

被一片阴翳遮挡住了视线。
他将头又朝上仰了仰,很轻易地,看见了一张这些日子来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甚至,那张脸上还带着同样熟悉的愠怒神情。

禁不住就轻笑出声。

“……找我有什么事吗?”
惯例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他仅仅是满脸笑意地望向她。
然后收获了意料之中的——

“……冲田先生、你怎么能又不喝药就出来了呢!”
少女尽管克制着情绪,脸颊也已是通红一片。

——令人愉快的反应。

“诶?……有这回事吗?我怎么记得我已经喝过了?”
他依旧是一脸无辜的神情,就这么看着少女终于忍无可忍地握紧了拳然后——
“冲田先生难道不是把药偷偷倒掉然后就跑出来的?……那么,在您窗外的盆栽里现在还冒着热气的,又•是•什•么•啊?”

几乎、差一点就是大吼了呢。

只可惜不知是出于什么缘故,少女竟然在煞尾处压住了情绪,姑且算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了。
他有些失望地叹息了一声。对预想的有趣情形未能发生一事感到些微遗憾。
接着便歪着头笑道:
“哎呀哎呀~居然被千鹤你发现了吗?看来下次要小心点了呢~”
“冲•田•先•生!”
…………………………………………


距离名为“雪村千鹤”的外来少女被“授命”成为自己的看护者的那天,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的光景。
从开始各种故意的抵触,到现在时不时漫不经心的捉弄。
他一边看着自己一点点、一点点在少女单纯、如白纸一般的作为里放下戒备。
一边在心里说着:
就到这里吧……

无论如何,那样的路,有他一个这样走下去,就足够了。

……有所留恋又能怎么样?

事情不会因为他的一厢情愿而改变……

保持着距离。
永远都这样微笑着吧。
就算终将死去,在那之前,也要这么笑着才行。

——如此,便是最好了。


然而,反复地告诫,却还比不过少女一个羞恼的瞪视。
不知为何,他意外地喜欢着那样像是气鼓鼓地、金鱼似的的模样。

那么充满生气……

好似记忆中那棵在试卫馆前开了一年又一年的樱树。
这样让人喜爱。

又那么……遥不可及。


正如沾染了那么多鲜血的双手,已无法再去那棵树下折下一支花枝。
这样残破的身体……连屯所都已无法随意进出的身体……

一样,给不了任何人能够栖息的怀抱。


看了太久炽热日光的双眼——
倏忽间,有什么滴落了。
那样地转瞬即逝,以致连身边从早上开始便执意坐在他身边的少女,都不曾察觉。


很快地,日暮渐渐低沉。
不远处,依稀传来了巡查归来的原田他们大声吵嚷的声音——

“啊,什么……袛园祭?”
……………………………………
“……不、不会吧?就在这个月?”
……………………………………
“惨了……那天轮到我执勤啊啊……”
……………………………………
接着便听不清了。


“冲田先生……那个……”

“唔?”
被少女近来鲜有地犹豫语气打断了发呆的意绪,他回头好整以暇地又一次看向她。
“……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想找土方先生……所以——”
“一会就回来!”

说完还不等他回复什么,就急匆匆地跑开了。

倒真是……有意思的孩子……

没曾细想少女千鹤不同寻常的表现——
这一次,他不过稍稍慨叹了一下,便将这件事抛之于脑后了。


纵使——
当他一身浴衣跟着那个不远处的少女在热闹的街市里穿梭的时候,还是禁不住生出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了的错觉。
……明明在路上的时候还是那么一副拘谨的样子呢……
……就算后来……

“呵~”
无意识地就这样低低笑出声来。
带着某些意味不明的情绪。
而还等不及他再多想什么——

“冲田先生!这边这边~”

站在前方密集人群里、难得穿着女装的少女一面喊着他的名字,一面高高地挥着手。
几似一道光,带着某一份不自知的吸引……

“嗨~嗨~”

这一刻,心中各样思绪还尚未明晰,他却一时间什么都不愿去想——
不过就这样笑着跟了上去。
义无反顾地,仿若久远之前。


人群。闹市。欢笑的声响。
——以及一些,本以为今生不会再感知地存在。
正真真切切地呈现在他眼前。
原本对被委派来陪同着少女游览袛园祭的事并不抱有什么期许的。

如今……竟还是有那么一点……高兴?


“大家……是为了让你出来散心,才让你带着我去夏夜祭的。”
………………………………………………
“……目的,不是相同的吗。”
…………………………………………

脑海里,少女在路上所说的种种话语又一次浮现……
某些潜藏于心的东西开始蠢蠢欲动。

呐……那个孩子竟然对这样的自己说出了那样的话呢……
嘴角的笑慢慢扩大。
真是……该说她什么好呢……

——那些过去在他看来无疑是“愚蠢”的举动,因为她而变得说不出的动人……

原本小小的恼怒很快便消散不见。
转而成为对少女莫名的兴趣。

他,想要知道呢……
想知道她,还能做出多少令他不想闭上双眼的事……

撒,小千鹤……
到时,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带着这样愉快的心情,他这么迎上了人群中正迎面匆匆小跑过来的醒目身影。


“抱歉,让你久等了……”
大约是觉得自己将他留的时间有些长了吧。
少女有些局促地红着脸,率先就道了歉。

唔……果然还是这样笨拙的模样比较可爱吗?
他微微眯起了眼。
……当然之前那样故作镇定的样子很有趣也没错啦~
都会勾起他想要捉弄一下她的欲望……

但……想起接下来要做的事——
他还是难得地忍着笑出声的冲动,摇了摇头,然后将手中的东西拿了出来。

“喏,要吃吗?”
——据说是从江户那边传来的名叫“关东煮”的小食。

“谢、谢谢!”
又惊又喜的从他手里接过了一串的少女,讷讷地说着感谢的话,脸上的红晕有些加深。
“觉得你也许会喜欢,就买了一串。”
看着她小心翼翼地咬了一下口后,他终于状似不经意地说出了最关键的一句。
“……而且我刚刚还特意尝过了~味道真的不错呢~”
“诶!?”


咻——
嘭!

终场的烟花在这时盛放于天际。
少女下意识转头看了过去。
他则看向了某张此刻被花火照亮、之前还涨得通红的侧脸。


——也许,能这样活着,也不错吧?
——还有这样一个她,在自己的身边。


就算烟花燃尽。
我所拥有的,至少也不会再只有灰烬了呢……



-雪村千鶴-


少女解开头上的束发绳,用金色的缎带和簪子将倾泻下来的长发重新绾起。

许久不曾更换过女装,拿着从千姬那里借来的浴衣,她有些无从下手。
叹了口气。

夏日的傍晚总是漫长,酉时的天空仍比烛火明亮。
夕阳透过西边的格子窗照进屋内,在木质的地面印出圆形的光斑。她坐在窗下,就着透窗而过的光,褪下身上的男装。那是属于少女的、纤细的身体和光洁的皮肤,在阳光中产生半透明的错觉。
浴衣的下摆与地面发出悉悉索索的摩擦声。拉直袖子,合拢衣领。双手绕到腰后,将腰带缠起。
犹豫着,将千姬一并送来的胭脂盒打开。脑海中浮现出那个穿着鹅黄色和服的少女的脸,她笑着说,千鹤,浅色的胭脂一定适合你。贝壳型的小盒中盛放着浅浅的红色胭脂,她皱了皱眉,小指沾起一点,对着镜子勾勒自己的嘴唇。

她很开心。
但是现在,在一切成功开始之前,她还不能表露出来。
按着左边的胸口,少女再次叹了一口气。



□■□



木屐清脆的声响。

喀拉,咔哒。


天空逐渐被浓厚的蓝紫色吞没,喧闹声隐隐从街道看不见的另一端传来。少女蹬着木屐,紧紧跟在年轻的男人身后。
街道两边的院墙与远处喧嚣的夏夜祭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冷冷清清。新选组的周围平日就没有人原意接近,而此时更甚平常,从侧门绕了半圈转到正门,愣是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不宽不窄的道路中,只剩下两人木屐敲击脚下青石板的声音。
路口栽种的夏椿,落下了最后一朵花。暗红色的花朵整个剥落下来,掉落在松软的泥土上。

“……为什么我要被叫出来带你去袛园祭啊?”
深栗色头发的男人冷不丁的冒出一句话来。
少女只是疑惑的睁大了眼睛,微微歪过脑袋看着他。

“真无聊。被土方先生叫去的时候还以为终于决定让我外出执行队务了呢……谁知到竟然只是作你夜游的护卫——你这样默不作声,是打算故作沉默然后伺机逃跑吗?”
这样说着,男人话锋一转,弯起了嘴角。
“逃跑的话,就杀了你哦。”

千鹤下意识的缩了缩肩膀——虽然她知道这样的动作并不雅观——即使早已习惯冲田先生的这种说法、并且也知道这样的事情不会发生,她仍是改不了自己的习惯。
冲田先生脸上的笑容迅速隐去了。
“什么嘛,真是无聊。”
对于少女一沉不变的反应似乎已经失去了兴趣,他不再像最初那样露出满足的笑,仅仅发出短促的嘲笑声,移开了目光。
少女依旧默不作声,拘谨的跟在他身后,低着头若有所思。

“我……不会逃走的。”
小声的,少女开了口。纤细的声音仿佛轻飘飘的柳絮,转瞬消失在了夜晚的空气中。

“嗯……?”
他有些惊讶,放缓了脚步,侧过脸用余光去看那少女——她停在了一段距离之外,直直的凝视着男人的脸,面上的表情似是冷静似是坚定。

“……即使我要逃跑,那也是冲田先生今天的任务不是吗?要好好的,看着我啊。”


从走出屯所与冲田先生会面以来,他都不曾正眼看过我。


捏紧了浴衣的袖口,少女有些不甘的垂下眼。

然后男人终于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向她。
他眯起细长的眼睛,突然笑出了声。
“哼~你想说些什么呢小千鹤?”

“大家……是为了让你出来散心,才让你带着我去夏夜祭的。”

“哦……?”
夜风吹起冲田先生深栗色的头发,逆光的影子渐渐消失不见。

少女微微偏过脸,发上金色的步摇轻轻晃动着。
一点一点,露出了微笑。
“……我只是,稍稍向土方先生提了这件事。”


不论自己在新选组待多久,与干部们多熟悉,对于他们来说,雪村千鹤永远都只是可有可无的,或者说,根本就只是包袱;而冲田总司却是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存在。

大家都是为了你,而我只是为了我自己。


“土方先生果然就让冲田先生带我出来了。”


啊啊,请看着我吧。

请你一直一直,都看着我吧——




男人翠绿色的眼睛渐渐靠近,少女的后背抵上了身后的墙。

“胆子倒不小啊。”
虽然笑着,但那双眼睛却溢出了危险的气息。
“竟敢利用土方先生……?”

“……目的,不是相同的吗。”
少女鼓足了勇气维持面上的冷静,悄悄藏起微微颤抖的手。
“手在抖哦,小千鹤。”
冲田先生的笑充溢着恶作剧般的味道。


果然,还是没有办法逃过这个人的眼睛。


“……有趣。”

“唉……?”

“浴衣,不错哦~”

“唉唉??”

冲田先生的脸一点一点的靠近。剧烈跳动的心脏几乎撕裂胸腔,在脑海中发出响亮的回响。
少女的双眼颤动着,却无论如何也移不开目光,仿佛对方那像是猫儿一样的翡翠色的双眸,有着摄人心魄的力量。

——我只是,为了能够与你单独相处在一起。



休——
嘭!

忽然炸响的烟花,让两人的距离停在了鼻尖即将相碰的地步。
耀眼的红色烟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一瞬间照亮了少女泛红的脸庞。

“……到此为止了、吗。”
冲田先生退后了几步拉开两人间的距离,然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我对你的印象,稍稍改变了一点哦。”

“走吧,刚才的烟花只是夏夜祭开始的预告。”
他向仍呆站着的少女招招手。
“不跟上的话,丢下你一个人我可不管的。”

“是、是!”
回过神来的少女,红着脸,匆忙跟在他的身后。

休——
嘭!

“啊,是锦冠烟花。”
冲田先生小声的叫出了烟花的名字。

烟花一现,仿佛奇迹的一瞬间。
而少女却偷偷地移开了视线,凝视着身边男人的脸。


人生苦短。
不求闪烁辉煌,只求在我努力发光的时候,有你在我的身旁。

【终】
Category : 嵯峨夜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URL →http://xueqi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15-73bdecc5

返回主页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