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资料】有关高木贞(藤田时尾)

Posted by 九夙 on 19.2010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作者:一纸烟

转载自一纸烟百度空间烟视媚行,而已
高木贞
(日文是Takagi Tei还是Takagi sada呢?好像男女读音不同的说……)

生于弘化三年四月十五日。
家族:

父,会津藩世袭大目付(300石)·高木小十郎。
母,高木克子。
妹,阿民,弘化四年六月生,二岁时夭折。
弟,高木盛之辅(幼名五郎),安政元年九月十五日生。
外祖父,会津藩士·木本藏登。
外祖母,山内はとき。
舅,会津藩士(400石)·木本内藏登。
姨,沼沢道子。
表兄,会津藩士·沼沢七郎(幼名小八郎)。


哎呀呀,打完上面那些东西,就觉得仅就家世而言,《浪客剑心》或《新撰组异闻录》里的任何一个主要角色都无法与上级武士族出身的高木小姐比拟呢~~~
难怪日站上有人用“逆玉の舆”来形容斋藤与时尾的婚姻(笑)。



高木家世代侍奉的会津藩,表高二十三万石(实高二十八万五千石),据宽政四年的大成武鉴所载是全国第十九大藩,也是东北除仙台外的第二大藩。会津地处东北要冲,是防范奥羽诸多外样大名的前线,因而亲藩配置于此显得极为重要。会津藩藩祖·保科正之是二代将军秀忠的四男,三代将军的异母兄弟,因而会津属德川一门,位列亲藩。会津藩共有九代藩主,多是幕府栋梁,作为幕府的柱石,会津松平家是仅次于越前松平家的大大名。

会津藩的武士分为十一个等级。高木一族世袭的大目付一职在十一个等级里位列第一等(新撰组刚成立时位列第十一等,差距),主要职责是协助藩主裁断政事得失,并以自己的意见上呈,对家老以下任何家臣都有监察的权力;类似地方管理监察委员会领导与情报部长的混合体,是相当重要的职位。

能够在会津这种大藩内世代担任大目付这个职务,想也知道高木一家的来头不小。尽管大目付高木小十郎的资料完全没找到(他在盛之辅幼年时就已去世),但据猜测(某位对日本史很有研究的大人估计)这个高木家是美浓高木氏(ps:第九代藩主容保也是出身美浓),即德川家康麾下十六神将之一高木清秀的后人,不然没有可能在会津这样重要的藩中世代担任要职,而且和会津四家老的西乡(赖母)家、田中家,地方豪族沼沢家,重臣有泉家有着长期的姻亲关系。在会津藩士的定格表上,大目付的标准俸禄是200石,奉行·御用人的标准俸禄也才300石,所以高木小十郎的300石知行和高木克子的娘家·木本家的400石知行在会津家臣团里是很高的待遇了(明神弥彦他爹才几十石俸禄的说),充分说明这家的确是上级武士。此外,会津民气朴实刚健,不尚奢侈,武家女子亦是尊勇武、重节义,粗衣淡食,不辍耕织——所以每见到同人里满身西阵织、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时尾我都象看到外星人——松平容保接下京都守护职时会津的财政早就捉襟见肘了好不好…………









名前、出生地:





高木贞(本名)
婚后随夫姓,改姓藤田,名字也换成“时尾”这个当时武家女子常用的名字。



百度到的时尾资料里,有这么一段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话“根据照姬付中藤的典故,夫妇二人给女儿取名为[贞]”。
找了半天不知道“照姬付中藤”是什么典故。
后来好不容易找到这段日文:“本名は「貞」といい、照姫付中籘で祐筆をつとめた”,应该是上文的原本吧。
由此认为那个“照姬付中藤的典故”出自网络翻译,译得驴唇不对马嘴的说……
因为那段日文的意思是:“(时尾)本名‘贞’,是照姬(会津藩主松平容保的义姐)的祐笔(秘书)。”





不过,如果,假设高木夫妇真的是根据某个“照姬”的典故给女儿取名“贞”,那究竟是哪个典故呢?
在寻找这个可能不存在的典故的同时,开始怀疑时尾的出生地是江户。



日本历史上的“照姬”有:
1、一休和尚的母亲,伊予局照姬。北朝后小松天皇的妃嫔。
2、室町时代武将·石神井城城主丰岛泰经之女照姬。传说石神井城被太田道灌攻落后,丰岛泰经跨金鞍白马,自高崖跃入三宝寺池,而当时年仅13岁的照姬也追随父亲,一跃而下。
3、幕末会津藩主松平容保的义姐,松平照姬。



如果是做一道选择题,这三个选项里,能和“贞”字沾边的——应该是第二个吧。宁为玉碎的武士之女,如花散华的生命……
巧的是,高木贞是在四月出生的,而每年四、五月间,东京(江户)练马区都会在这个昔日石神井城陷落之时举行“照姬祭”,纪念投水而亡的照姬与其父丰岛泰经。
说不定高木夫妇在为长女起名时就是受到了时下“照姬祭”的启发,才给女儿取名“贞”。



这样一想,高木贞的出生地是江户的可能性就大大提高了。事实上,因为参觐交待制度,不少会津士族的家人都生长在江户,留守于和田仓门内的会津藩邸,直到戊辰战争时才被迫离开藩邸,第一次来到家乡会津。比如高木贞服侍的松平照姬(上代会津藩主的养女,末代藩主松平容保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以及在会津战争时殉节的中野竹子等人。
所以,如果说高木贞在江户长大,倒也不是完全没可能。那么黑船来航啊、安政大狱啊、樱田门事变啊,应该能赶上吧。不知道她有没有去过多摩川,会不会路过试卫馆?会津提倡文武双修,那么会津藩设立在江户的道场她有没有去过呢?当斋藤一还是山口一的时候,在那里练习过剑术哦~~~~
八年后,她的弟弟高木盛之辅的出生地有记载,是会津若松城郭内。大概是高木小十郎大人工作调动吧~~~~~~~

个人修养:




——文武双全。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我们可以YY。

大量史料证实,高木贞长期担任的职务是藩主松平容保的义姐·照姬的祐笔(お城で祐筆,不知道那个“お城”指哪里)——祐笔这个职务在武家时代是指负责文书、记录的人,类似于今日的秘书,不过高级的祐笔(奥右笔)与当下公司里的秘书们有很大的区别,由于手握机要文书,他们在政治上的发言权有时比老中们还要高。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物语里,祐笔们因为往往要全程参与处理主人的机密甚至于见不得光的事宜,所以渐渐有了第二种身份:暗杀者。……很萌。

高木贞是照姬的祐笔,而照姬在幕末则是立于会津女性顶点的人物(藩主松平容保的正室夫人敏姬早逝,其他的侧室地位不及),会津战争时,武家女子们便是以守护照姬夫人为口号,自发组织的娘子队。会津藩自藩主以下,都很注重文化修养,藩主与藩士们的诗歌唱和流传至今。生长在这种爱好文化的大氛围里,会津藩的女性擅长诗歌的不在少数,如照姬本人就在书法与和歌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甚至好到可以指导藩主松平容保,并有幽美的作品传世———尽管很遗憾,高木贞在历史上没有文作流传来证实我们的猜测,但反过来想,在照姬这样一位才女身边负责文书工作,没有相当的水准,怎么可能长期干下去?所以高木贞的文学素养应该是极好的,私以为(就是不知道在这一点上“剑豪+酒豪”的斋藤怎么与她合拍……)。


会津战争时,女扮男装混入会津武士队伍中偷袭政府军的山本八重子在年老时回忆,在出城奇袭前,为了断发明志,她试图用胁差切下长发,但因为紧张,总也不成功,后来是在高木盛之辅的姐姐的帮助下才把长发弄短的——由此可见高木贞也参加了会津的笼城之战(而且性格冷静,临危不乱,还很熟悉胁差的使用方法:p),之所以没有出城杀敌恐怕是因为她的第一要务是留在城内保卫照姬吧……

会津娘子队中最著名的中野竹子,是一位有着“小竹”的雅号,文艺通达、才色兼备,拥有薙刀皆传免许资格的优秀武家女子,江户贵族女性中无人能出其右,备中庭濑藩主的夫人、备中松山藩主的女儿都曾因为欣赏她而把她揽为祐笔(不过好象因为家庭原因,只干了一段时间。大意如此,本人日语无能)————这里不是要赞美中野竹子,而是希望各位如此YY:为什么连中野竹子这样出色的女性都只能外聘到备中庭濑藩那种小地方(5万石)出仕,而无法留在自己的本藩内任职呢?是不是因为,本藩的祐笔·高木贞太过能干了,以至于成为会津藩雷打不动的祐笔NO.1的缘故?

至少我希望是这样~~~~

END.


某愫小注:虽然在开头已经说过……但在这里为防误会还是再次声明——

此资料性质的文章为一纸烟大人作品。

在此我仅仅是因为写作需要而转载……><

希望看到的童鞋注意与清楚……

谢谢~
Category : 萃华风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URL →http://xueqi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17-17e47017

返回主页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