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祭文】过云雨

Posted by 九夙 on 12.2010 0 comments
写在前面:

这一篇……真的可以说是完全计划外的存在……

说实话,在《菊》那篇文后,我自觉自己想要吐露的感情几乎已然倾尽。

然而,今天意外在吧里看到了okitayi大人新的一篇《和风五十》,于是忽是很感慨。——也许有时候,想念一个人并不需要多少语言去描述你的心绪,哪怕只是一场追忆的剪影也是足够的纪念。

故,谨以此文,祭冲田总司一百四十二年之殇逝。

是为记。

雨随云至,云过雨停。故称,“过云雨”。

——题记

已经很久了,我渐渐开始记不清那个少年在记忆中的样子。

也许缘于我那本就不算太好的记性——它在经久未变的无限缅怀中,被散落的思绪一次次冲洗,终于化成了模糊一片。



只是,也许这样也好。

这样也好。



我终于不用看着那双清澈如许的眼眸里透出的隐痛而手足无措,终于不用看着那个微扬起的嘴角的弧度消隐无形而怅然若失,终于不用看着那份柔和的轮廓沾染血色而无能为力。

我的记忆,这才得以停留。

停留在江户试卫馆道场的樱花树下,停留在京都新选组屯所的廊道之间。

将腥风血雨隔绝在外,把阴谋牺牲弃置别间。

余下那么一小块的清净之地。

给我所挚爱的那个挥着刀成长起来的少年,一个在多年以后也可以反复做着的真实之梦。

哪怕,不过须臾。



假使自欺欺人不是罪过,那么我真的希望,历史中的试卫馆诸人不曾上京。

如此,也许就不会有“新选组”,不会有“壬生狼”,亦不会有,“鬼之子”。

天剑如何?一番队组长又如何?

冲田总司,天然理心流第五代掌门人。——墓志铭上若如此镌刻,少年若就这样结束此生,又有何不可?

可叹,这终不过是自欺一场。



就像纵使,记忆之中的那人,容颜已是模糊。

我又怎敢忘记,他每一次坚定望向土方的眼神,每一回毫不犹豫的挥刀斩下,每一段走在刀锋上的血色经历。

只要还记得“冲田总司”这个名字,不管对幕末那一段历史多么的厌恶,不管对新选组的存在多么无可奈何,我便无法真正忽视,那些白骨堆积的载记,抑或是,那人此生不悔的信仰。



匆匆,匆匆。

他又这么疾走着远去了,在——那些或平淡或传奇的日子。

我看着他的背影,像看着一片云翳。

然后就忍不住微笑了。

为他有生之年的坚持,也为自己,那份今生难改的执念。



只是,我的生命中从这里到底开始有了那么一场雨。

来时是快得不可思议,去时快得不可思议。

不见光影,但遗诚字。

谁叫到最后,我记得的还是只剩下了那——

云停一刻的开始,雨过百年的如今。

END.



于2010.7.12
Category : 端华寂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