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7CC同人】LOVELESS TALE

Posted by 九夙 on 05.2010 0 comments
【前言】

昨天看完德意志把阿根廷菜了……结果晚上莫名居然做了个诡异的FF相关梦……

于是早上起来就忍不住写了出来……感觉不写的话一定会后悔……当然现在写了也一样后悔……囧~

Genesis相关,BG向。短篇,暗恋故事。

最后,我真的很怀疑全世界会不会只有我一个写这种冷到渣子的冷文……默……

【一】


獣たちの戦いが世に终りをもたらす时

冥き空より 女神が舞い降りる

光と闇の翼を広げ

至福へと导く『赠り物』と共に

——《LOVELESS·序章》

她又看见那个人了。

红色大衣,淡金短发,一副时尚青年的打扮,看书的时候却认真得不可思议。

——甚至每当他看着那本书,便会给她一种感觉,好像……那就是整个世界。



被聘用成为神罗的图书馆管理员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比起之前不得不在贫民区给一些小酒馆打工,自然好上太多。

即便“神罗”两个字,对于任何出生贫民区的人而言,都算不上什么漂亮的词汇。

早就忘记自己决心进入这座大楼时,曾经的朋友、邻里给予自己的鄙薄眼神。

自己是孤儿,在这个世界就是那种今天就算死去也未必有人伤心的一类人。

所以从很早以前开始,她就知道自己,只能够靠自己。



不断坚持与努力的结果就是,仅仅在不到三个月的试用阶段中,她就因态度良好、工作负责而被提前录用。工作即是在神罗的大图书馆中进行管理。

这并算不上是多么优越的工作,但基于自己的出身,得到这样一个待遇中等、并不辛苦的工作,她已经无比庆幸。

每天按时起床,按时打卡,按时工作,按时吃饭,按时下班,末了,按时回员工宿舍,按时睡觉。

不过如此吧,她想。

如果不是遇见那个人,终她一生,到死,也不过如此。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是在她初次被派去做书籍清算工作的时候。

彼时,她还并未真正熟悉这份工作,清算时难免出现临时出错的窘况。

那一次就是这样,她在进行J排的书籍清算时,不小心将《古代史进程》与另一本《古代史记述》弄混,致使二次信息录入失败。

就在她手忙脚乱不知道哪里出错的时候,一声轻笑从身后传来。

“呐,需要帮忙吗?”

回头,金发青年笑得戏谑,却是不等她多说什么,一手将放错的两本书轻巧调了位置,然后拍了拍她的头说:“不用谢谢我了,小男孩。”

然后就留她一个在原地,自顾自离开了。

………………什、什么嘛!?自己不过是短发……加上一点点的发育过缓……怎、怎么可能就是男孩子了!

她一时间又羞又恼,生平第一次这么在意起他人的看法,却是在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的情形下。

只是,连她自己都不曾留意,这一刻,真正被她留在心底的,不过是在这个冰冷的工作场所,初次被人关心帮助的,一份暖意。

几似,女神的恩赐。



【二】

その暮らしは

幸福で永远に続くと思われた

しかし

幸福であればあるほど

友との约束が彼を苦しめる

——《LOVELESS·二章》


关于他的身份,她猜过很多种。

诸如神罗高层的儿子、有钱人家的公子等等千奇百怪的想法都有。

然而唯独不曾料到——

他竟是1st之一……

只是除了首次听闻时的惊讶与不敢置信,很奇怪的,她也不曾像身边的同事那样,在他出现的时候躲得远远的。

有时候,还“敢于”在他找书的时候上前询问他要不要帮忙。

尚是记得那个青年在初回听到自己这么说的时候的愕然,与随即露出的浅笑。

“是你啊~怎么,已经不会再把书放错了吗?”

说不清楚自己那时心中一瞬间的感受,明明有些感动于他的记得,脸上却还一副别扭的模样。

“不会。所以先生你如果想要什么帮助的话,就请说。”

金发的青年闻言,却没有继续给出什么“质疑”,半眯起眼,似乎在思索这什么,最终微笑地看着她开口道:

“那么,你能帮我找一本叫做《古代叙事诗全集》的古版书吗?还有啊,不用叫我先生,叫我Gene就行了,我可没那么老哟~”

“啊,是……”

差点迷惑在那双湛蓝色的眼眸之中,她急急应了一声,随后便飞快地朝着自己印象中此类书所在的位置步去了。

心中则暗暗将那个名字——“Gene ”念了一遍又一遍,直至刻入脑海,经久不灭。

她默默对自己说着,如同自欺欺人一般的说着:

没有错,Genesis是神罗的1st。但,眼前的这个青年,从现在起,于她而言,就只是那个第一个帮助了自己的“Gene”。

只是,“Gene”。


之后,几乎每个周六周日的假期,Gene都会准时在上午到来。

有时是自己带书过来,有时则是让她找来一些诗集或是史籍,然后一看就是一整天。

为了这,她特意接下假日这个没人不是推脱的时间段。


面对同事感激的目光,馆长赞赏的眼神,她唯能苦笑,谁会想到,她这么“任劳任怨”,不过是想多见那个人几次罢了……


就这样,周末本是无人问津的图书馆,金发的青年一个人坐在空旷的长桌边,认真阅读。

而不远处,青色短发的少女单手支颔,深深深深地,凝视着那抹金与红,唇角的弧线微扬而清浅。
化成一幅现世安稳的工笔。

犹是岁月静好。

【三】

戦乱激化し

世界は破灭へ突き进む

捕虏は恋人との幸福な暮らしを舍てて

旅立つことを决意する

『女神の赠り物』が至福へ导くことを愿い

友と约束を果たすために

しかし

ふたりは约束などなくても

必ず再びめぐりあえると信じあっていた

——《LOVELESS·三章》

变故在她始料未及的时候出现。

“1st Genesis失踪。”

两天前,在临时被派去上层送达资料的中途,她于电梯中从身边的窃窃私语中听到这样的消息。

将文件交付之后,她一个人恍惚似的走在神罗大楼的走到上。撞到几个人说了几声抱歉已不知。

………………

“我的爱好啊?嗯,就是看书吧。”

………………

“……吃饭吗?不用吧,我和Angeal还有……Sephiroth他们,一出任务就是很三五天,中间几乎没时间吃饭呢,我早就习惯了。”

………………

“诶?谢谢,我还是第一次被请喝果汁呢~我自己也会做这个噢~下次请你喝吧~”

………………

“……你读过《loveless》吗?那是我最喜欢的一本叙事诗呢……只是很可惜吧,它没有结局……

………………

“真是奇怪呀……你说为什么明明是一样的存在……却总有不同的命运……”

………………

“我的愿望吗……呵呵……已经,没有了。”

………………

金发青年的音容笑貌在她的脑海如同幻灯片一般参差闪过。

分明是那样温柔的人……怎么会……

——在神罗带了也有一段时间了的她,怎么会不明白所谓“失踪”在这里的真正含义呢?

与死亡,是没有差别的意向。


最后一次见到Gene的时候,那个青年与她初次见面时的确几近迥异。

然而,也许是接触的太多了。

红衣青年看似漠然的笑与冰冷的眼神在她看来,不过伪装。

只是,她同样明白的是,自己不了解的不仅仅是他的工作,还有太多无法被她触及的伤痕。

她终究只是局外人。甚至无法用苍白的语句给那个人一次言不由衷的安慰。

他的快乐与痛苦,从来与她无关。

正如她爱他,也同样与她无关。

二人交错的只是记忆,而非命运。


尽管她依旧无可幸免地,在这时,为那个青年的不见而动容……


某年某月某日的某个下午,谁曾见到一个青色短发的少女,在神罗大楼层数未知的某条走道上,猝然流下眼泪?

又有谁曾知道,她的泪水为谁而流?

【四】

君よ 

因果なり 梦も夸りも すでに失い

女神ひく弓より すでに矢は放たれて

复讐にとりつくかれたわが魂

苦悩の末にだとりつきたる愿望は

わが救済と

君の安らかなる眠り
——《LOVELESS·四章》


所有人都说她疯了。

辞去工作,放弃馆长推荐的机会,参加神罗的后备小组——那个被众人戏称为“敢死队”的死亡率七成的队伍。

每个人都对她说:Flora,你究竟想干什么?你难道都不知道加入那里意味着什么吗?

性格使然的固执在这时于她身上发挥了特性,无论旁人怎么劝说,她始终,矢志不移。

只因——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再见你一面。

Gene……


加入后备小组,事实上也并非易事,在被派遣至“前方”之前,预选者首先也要进行长达一个月的训练。比起正式士兵,当然不足一提。

只是过去做过的最费力的工作也不过是替酒吧老板搬运啤酒的她而言,那一个月,宛如炼狱。

每天从训练室回到简陋的临时宿舍,她都有种快死去的错觉。

高强度的训练的结果就是,这些时间后,她得以在射击时不再手抖,拔刀时不再犹豫,就算杀人,也渐渐渐渐地麻木。

每每崩溃的想要放弃,那个记忆中红色身影便异常鲜明起来,致使她连流泪的欲望都失去。

Gene,是否曾经,你也这样的痛苦过?

是否,也像我这样,因着某个人,某件事,终是没有放弃……



再次见到那人,已经是半年以后。

躲在一众神罗兵的后面,远远地,那一头雪白色的头发是那么刺目。

她几乎快认不出他来。

那么绝望,犹如困兽。

他在笑,他在哭。

那本被她倒背如流了的叙事诗依旧在他手中,然而却好像已是历经百年。

恍如隔世吗?

也许。



曾经温暖的眼神,柔和的微笑,活跃的身影……

破碎得,连一点碎屑,都看不见……

她心痛地快窒息了,然而眼中已然无泪。

她已经流不出泪了。



如果有一种痛楚可以抵过死亡,她想,大抵,她已品尝。

Gene,那个青年呵,到底成为她心中一道血肉剥离的伤痕。

不为其他,只为此刻。

【终章】
约束のない明日であろうと
君の立つ场所に必ず舞い戻ろう
星の希望のべんとなりて
地の果て 空のかなた はるかなる水面
ひそかなる牲となろう
——《LOVELESS·终章》


苍白的天空,苍白的面容,苍白的头发。

连眼神都仿佛是苍白的。

她最后一次看向她心中永远的如同“女神之恩赐”的那人。

眸光平静,呼吸自然。

——呐,Gene,真是抱歉,再次见面,我已经无法请你喝一杯果汁了……

——不过,就算是这样,我也有可以为你做到的事情吧?

她给自己一个微笑,然后将左手中的液铀弹放置在了怀中。

施施然的站起,她在跟旁边的“队友”打招呼借口离开后,在所有人都被不远处那个黑色羽翼的红衣堕天使吸引着目光的时候,小心朝着后方的补给队与“领队”所在的方向潜行。

比任何一次的训练都要顺利。

没有人发现她。

从脸颊凌厉吹过的山风从没有像此刻这么毫无存在感。

她的心情在此时是那般安宁。


“有什么事吗?”

那个来自神罗高层的领队傲慢的瞥了一眼她,无所谓地坐在特别监察室中,翘着腿,下着一盘国际象棋,仿佛外面的杀戮血腥痛呼,都与他无关。

她忽是有一瞬间的恍惚,噢,原来左右他们命运的,是这样的一群人。

Gene,原来过去你为的是这样一群人卖命……

所谓“1st”……也不过是他们的手下的棋子吧……

原来如此……


那么,至少该给他们一个结局,不是吗?

既然,命运无法避免。


“没有。”

她将右手放在胸前。

“没有你还——”

领队在少女将液铀弹拿出的一刻吓得说不出了话。

“我只是……”

“想完成一个愿望。”

她最后浅笑着开口。


“轰————”

她的世界,在这一刻,永远的沉静了。


于是在每个神罗士兵们都以为是Genesis的复制体做的手脚之时,战场中央的白发男子的右眼忽然落下了一滴眼泪。

“为什么……”

Genesis愣愣地将泪水拭去。

然而愕然只在一霎,下一秒他将这当做了自己的错觉。

他……怎么可能还会流泪?

女神……是你在感召我吗?

于是,诧异转为狂喜。



巴诺拉的上方,黑翼堕天使腾空而去。

地面上的神罗士兵,仓皇逃窜。

所以,也不会有谁注意到——

那一瞬,在天空中,一道淡青的流光倏忽划过了白昼。

从此,归于永寂。

END。
Category : 嵯峨夜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