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前事难论,烟花易冷

Posted by 九夙 on 13.2010 0 comments
今天上午参加的毕业典礼,感叹一番“岁月如飞刀,刀刀催人老”后,便归家上网了……

间场,吾娘下楼看电视,不知怎的开到朝廷某台……

于是很轻而易举的,被囧了——

呐,四姑娘啊,这扰扰世间,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嘛……

身为一个平凡的热爱编故事星人,原本对于四姑娘,我向来是抵制到底,能避则避。只是这一回,基于吾娘的好奇使然,吾人不得不半被迫的看了这期咏乐汇。

中途每每看到那厮“谈笑风生”……就抑制不了冷笑的冲动啊……

其实,到我们这个年纪,也算是渐渐开始学会克制自我的时间段了。对某位著名菊花教母,过去大骂过,唾弃过,憎恶过……更别说再三对身边的各人宣扬其无知无耻N+1次。

然而渐渐渐渐……当年那份今生几多恨,到底恨不完今生。

他爱抄就抄吧。爱现就现吧。

纵使吹污了中国文学界这一池本就干净不到哪去的浑水,又干卿何事呢?

至少跟我,无甚关系。



只是,大抵还是不成熟吧?

听到有人夸夸其谈着他的“高调”,他的“文字”……

还是忍不住对着吾母口诛其人万语——

哈,这世界多搞笑啊~一个以抄袭闻名于世的RZ,居然还能被称为“中国80后文学的里程碑”?!

朝廷台啊朝廷台……你们究竟收了某教母多少好处?如此荒谬的说法也拿得上台面吗?

至于场下的那些所谓的郭氏粉丝,给我的感觉就是要么乃朝廷台买来的托,要么就是从不上网的非地球人……

节目中有些人的有些言论,我想除了厚颜无耻四字,倒真没什么更恰当的词形容了~



政治书上说,看待任何事都应该辩证的思考。

哪怕身为一个政治并称不上特别好的文科生,对于这一点我向来还是尽力做到的。

遑不论那本因着一场官司被炒的沸沸扬扬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文我压根就没看过,也就没什么资格多说什么。

只提一下我自己曾在书店看掉的《幻城》吧。

平心而论,撇开那些抄CLAMP、古龙的台词情节,就《幻城》本身的存在与畅销,以及从此此类奇幻文学的兴起,我想,我会感谢郭敬明。

因为他在那届新概念这么一朝异军突起,几乎是成就了2002以后一段中国网络上本不太受瞩目的所谓青春奇幻文学的鼎盛时代。当然这里少不了新概念幕后的中国作协之捧,或许那时就算没有郭小四,也可能会有李小四、张小四的出现吧?诚然,中国流行文学的日漫化或是幻想化,是那时候非常正常的趋势,本不是一个郭敬明就可以左右的。

然而,我依然憎恶郭敬明此人。

无比憎恶。



一个人,你可以为了钱博出位,可以为了钱抄人文,毕竟时下到底不是个道德至上的世道,哈,所谓信仰缺失便是某种程度上的道德沦丧、廉耻不辨嘛……

怪不了谁。

以至于在这一方面,对于某人,我表示十分只理解。

但,他做过的事,已然超过了鄙人道德面所能接受的底线。

已经不想再说关于颜歌——那个我这辈子最欣赏的作者被自己曾经的“朋友”背叛的前尘种种。

就像沈璎璎那时说过的:“寻找真实,并不是一句说说的话。”

而我所认知的“真实”,又可否真的是那个“真实”。

请容许我在这里以善意揣测一下吧,如颜歌,她不会喜欢我们这些自诩那么喜欢她的人以有些事作为标榜正义的谈资,所以很多话我再不会说了。

多少不平,多少怨恨,岁华蹉跎,终不可全。

我知,就算我在这里骂给天昏地暗日月无光草木不生,呐,某人估计还是可以像今时今日这样毫无顾忌肆意而言夸夸其谈自以为是下去。

你看,连朝廷台都默认了他的“成功”,他的“能力”。在下何德何能,敢冒众四迷之大不韪胡言于台前?

罢罢罢,权且就当姑娘我今天RP太差,见了张恶心的脸算了。

他嘛,到头来,百年后,又有几个记得这么一跳梁小丑?

烟花易冷,不过如此。
Category : 倦三千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