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坑】浮生暂歇·十六夜

Posted by 九夙 on 06.2010 0 comments
鸿衡十七年。
温寞雪,厉胜寒,风锦恕,容夜雍。
世上总有些事,让人始料未及。
〖楔子〗

这一年,禅都的冬天似乎来得很早。
立冬未至,白日里街道两旁的寒柘树上,一重重清霜就已是长结。
坊间的人们言谈间,于是不由说起四、五年前的那场为史官喻作“自大晔立朝来百年未可料得”的“西崖之乱”。
——那年的冬天,亦是比往年早得太多。

当年的前因后果犹是纷纭芜杂,而待落至史书却也不过寥寥数语——
鸿衡十六年,秋,西崖城主慕寒钧称病以拒“元秋朝觐”。
同年冬,丰黎帝颁“谪恩令”,四方城主除西崖外,皆伏诛禅都。
鸿衡十七年,正月初一,慕寒钧集结四方城主余之三城后嗣,立“覆天盟”,出兵十万,直指禅都。
年初六,覆天军破乌喉关,上将军谢无嚣奉旨领七万兵马,誓师平叛。
正月十五,覆天军占黎城。
二月初四,谢无嚣军至樊落。
二月十七,覆天军克奉邑,距禅都仅三城七百里。
二月二十三,谢无嚣兵临奉邑城下,驻扎结营,此后两军对垒,城外叫战久久,城内闭门不开。
三月初一,谢无嚣率兵攻城,两军正式开战。
只是,双方怕是都未曾想到——
这一仗一打,就是一年。

一年之后,早不知添了世间多少青山埋忠骨,又有谁曾几趟梦回半刻夜雪寒。
只道从此,禅都夜迤馆里多了一对彼此陌路的顾命客卿,奉邑城下少了两个合该你死我活的棋逢对手。
或属“佳话”一出。
却是后事。

〖正文〗

章一 晚来天欲雪

“义父,让雅迟去奉邑吧。”
团垫上,拈子微笑的少年微微抬眸,看着对面犹是心不在焉久矣的锦衣男子,忽是轻声道了一句,然后一子落定。
“哦?”
被这一句勾回神思,锦衣男子不禁苦笑:“这么明显吗?看来倒真如向郴那小子说的,我近来是有些越活越回去了……只是‘吾儿’,我记得到了下个月才是你十五的生辰吧?我原惜年再怎么为了大晔‘丧心病狂’,也还没到让自己乳臭未干的义子上阵的地步啊。”说着便挑了挑眉,随手一子落下。
“可,‘华藏之术’的威力却不是年龄大小所能左右的——‘若是天赋得当,稚子之童也可驱其族灭雄师千万’……义父莫非忘了吾师当年说过的话了?”名唤“雅迟”的少年抬头轻笑,慢条斯理的又下一子后,再补了句,“况且据我所知,那叛军城下似乎是布了障的……如果雅迟没有猜错,应是‘灵冽’无疑……”
“倒是都瞒不了你……”眼看又是自己的黑子被白子围了大半,原惜年原大人终是没了再负隅顽抗的心思,摇摇头,便投子认输,抬头似笑非笑着,“……哎,你这小子啊,怕是就算我不答应你也有法子去吧?”
雅迟但笑不语,只是自顾自地收着自己的白子。
“……你还真吃准了我拿你没办法呀……罢了,这次就算是为父送你的生辰礼——好了,快回房收拾收拾吧,文书什么的待会儿我会让映阙在门房那儿给你的。速战速决,免得到时枢青寰那老匹夫得了信,你再要走就不容易了”。说着就站起身,拊掌唤来门外随侍的婢子,吩咐将此地,即书房“好好打扫一下”。
似乎是得偿了所愿的雅迟也只能停下捡拾棋子的工作站了起来,轻叹了声,说:“多谢义父成全。”
接着作了一揖后,随即便离开了。
原地,望着少年的青色衣裾消失在走廊尽头,男子倏忽有点小无奈。
……这孩子的性子与他师傅还真是天壤……换了自己那位老友,遇上这种事,估计……早逃之夭夭了吧?
(未完待续……)
Category : 优昙钵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