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文】夏蝶殇——记PAUL,记夏潜移

Posted by 九夙 on 13.2008 0 comments 0 trackback
一万年后
我从林中走过
从地上捡起的琥珀中
有你的肋骨

而你已在
另一个星球上
一天要数
43次日出日落

即使这样
即使这样……
即使是 这样的结局……

我仍爱你
你会相信,亦或怀疑?
你会微笑,还是哭泣?
如果可以
亲吻我吧,我的爱人
我将在你的嘴唇里
最安静美好的死去
——《蝴蝶肋骨》

某年某月,你看到过这样一个少年吗?
——他穿着银灰色与白色相间的NIKE运动衫,留着向外翻翘的时尚中发,眉眼细长如狐,双瞳乌黑发亮,似笑非笑中自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魅惑……
宛若,神遗落人间的完美……
不曾是吧?
这样就好……就好……
因为这样,你就不会知道,遇见他,这是怎样的,一场劫数。

一开始一切似乎都那么戏剧:少年的甫一出生,就伴随了母亲的难产早逝;曾经什么都不懂的富家少爷生活,在9岁那年的一场绑架案中落幕;然后由于惊讶过度,失忆,被“Dad”看中,加入名为“SIN”的犯罪组织;18岁开始执行任务,末了,有98人成为他相机下的model,永是定格在临死的瞬间,成为他至死方休的罪,不可摆脱的孽。

二十六年的人生,八年的血色生涯,他曾历经绝对的苦难,也曾遭遇温暖的浩劫。而最后,终究是一个人躺在纽约阴霾的天空下,让鲜血自他的眉心淌过,汇成一条哀婉的河。

辗转过后,是他睁得老大的双眸,与带者温煦笑容的嘴角。

你不知道吧?这个夏天就要有个少年这么破茧化蝶,接着永不能起飞了。


公元2008年5月的一日,我坐在某座普通江南城市的一隅,看完一个也许正在发生或将要发生的故事。

然后,很想哭。

为了,一些命中注定,一种无可挽回,以及一个少年。

我要说的,当然只是那个少年。

那个你可以叫他“Paul”或是“夏潜移”或是“朱澄”的少年。

你会问我吧?问我“Paul”或是“夏潜移”或是“朱澄”到底如何如何。

而我的回答一定只是:

Paul很好,或是夏潜移很好,或是朱澄很好。

——真的,从来从来,我都没有这么大脑空白,完完全全不知说什么才好。

你看,我清楚的不过是——

恩,没错,他是Paul,美少年Paul,倒计时Paul,痴迷蝴蝶的Paul,总会微笑的Paul,爱收集糖果的Paul,快能做Nike代言人的 Paul,有着厨师、潜水、开飞机、坦克……无数各种资格证的Paul,鉴赏力、高雅性一级棒的Paul,宇宙霹雳无敌好的男朋友Paul,还有从未亲手杀过一个人的杀手Paul……

这么多的,这么多的,也只是就算道听途说亦能有些许平常印象的表面吧!

如果不能真正明了,那些他的无奈,他的豁然,他的隐忍,他的坚持,他的达观知命,他的身不由己……就怎么会有我这样的人,去假设了无数个若是,只为了2008年8月17日的“那天”,为了所有微忽的可能,直到终场才不得不接受事实——原来那一天从此已是祭日。


有时候,我总会这样或那样地忍不住去胡思乱想,因为那个少年离我好像十分贴近,即使又十分遥远。

时间、地点、人物——小说的三个要素都是我们无可逾越的界限。

——是的,我无法在这个暑假不顾一切地跑去纽约,也无法于8月17日这一天在纽约的大街小巷去拦下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然,这并不妨碍我给自己找个最充分的理由,仔仔细细地去回想缅怀那样一个少年,认认真真地去描绘一下我心中的他的模样,在每一个阴着的日子的闲暇间,在8月17日还未到来的,或是到来以后的时光里。

以及将自己对他的爱放入身边的无数点滴中——

比如特别留心身边每一个长相美丽的人,莫名关注穿Nike衫的少年;比如异常爱看生物教室里那些各类的蝴蝶标本;再比如为每一条关于不明嫌疑人犯罪事件的消息而忐忑不已,想着这次会不会有他的参与呢?

无可救药,无可救药,无可救药……

纵使这般咒骂自己千遍,大约都难以回天。

纵使多年以后,我已垂老了,麻木了,死去了,忘记他了,我也清楚有种心情是永难以不去被想念。

太过真切的是,与那个即将停留在二十六岁的少年不同,喜欢,乃至爱上他的我必须一直平凡无奇的活下去——上学也好,工作也好,恋爱也好,结婚也好……过去、现在、将来的无数岁月中,我会这样经历与他几乎全然不同,可能还为他羡慕的人生,相同的兴许只在于几个须臾里,对人生、世界、命运常见的无奈与抗挣而已。

所以其实有些事不用想也该了然。诸如“二维比三维更虚幻,一维比二维更虚幻”的论调,听多了便就习惯了,像是上面说起的我下意识的所作所为,会被人嘲笑是必然的,会被人不理解是必然的,这些我惟实是非常非常地清楚的。

可是没有办法,我根本难以克制当他的种种——哪怕只是一点点出现在身边时自己的雀跃,因为那就像是一个遥不可及到虚妄的梦有了影子一般,太让人不可割舍和忽视了。

有影子的梦,听起来会不会有点荒诞?而那确实是足以让人信仰的存在呢。

——只能说,他是我此生第一个爱上的一个人,哪怕镜花水月。

现在回想一下,亦不会没发现,自己也不是没有喜欢过其他的,和这个少年相似或迥异的人。

我懂得,懂得那些由小说,动漫,游戏,电视里走出为我们喜欢的人们与自身的鸿沟,也不曾试图遗忘——

只因,那岂止是不可逾越?根本是无从接近。

但,明明啊,明明亦再清楚不过,那个少年更是永不可能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我,居然还是那么那么喜欢到爱上。

真是连苦笑而之的心都有了。

在这世上,有几个人会像我这样傻呢?

呵呵,这我到底是不知道的。

只知道,像我们这样的人呵,大约就是会在一些人,一些事上过于的固执。

宛若现在,我还固执地想给你讲这样一个故事——

这个故事不出位不直白,讲得仅仅是:从前,呃,或者应该说不久以后,有一只没有肋骨的蝴蝶,想找到属于自己的肋骨,然后死掉了。
END.
Category : 端华寂

    名字

  •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 password
  •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URL →http://xueqingzi.blog124.fc2blog.us/tb.php/6-f52bf452

返回主页

▲ top